马来西亚的后疫情经济议程

发布时间:2020-06-23

关键字: 马来西亚,后疫情经济

马来西亚得思考新冠疫情会对现有经济模式带来怎样的影响,然后抢占先机、设法补救与推动经济前进。倘若政府对当下的经济困境没有思考透彻,也无法快速回应的话,恐怕会造成人们失业、破产、饥饿和社会动荡等不堪设想的后果。


经济剧变

在接下来几个星期和几个月内,马来西亚乃至全球,将面对以下可能对经济造成长期甚至达几十年影响的剧变:-

(一)出口导向制造业及贸易国家模式面对威胁

过去五十年来,马来西亚高度依赖出口导向工业及贸易。除了供应成品给美国和欧洲市场,马来西亚也作为全球供应链的一环,出口半成品。

新冠危机迫使国际和本地厂商从原本重视效率的“即时生产”(Just-In-Time)模式,转变为注重韧性的“预防式生产”(Just-In-Case)模式。发达国家很可能会从发展中国家撤离部分制造业,进而使全球供应链萎缩。问题在于,这对马来西亚有多大程度的影响。

最明显且直接的影响将是出口和外资的减少,这会导致工作岗位流失,引发失业潮。大量的工厂关闭,也将导致我们无法获取技术转移并提升技术能力。

(二)服务业遭受重击

新冠疫情与行动限制令大大打击服务业。航空、酒店、精致餐饮、大众旅游和其他相关产业都将面对几个月甚至几年的低迷。即便疫苗面世后,服务业仍得耗上更长的时间才可能复苏。

同样的,这也会减少出口,因为旅游和会展业务等都属于服务出口。我们要准备面对更大的失业潮,失业者会面对福利骤减、生活水平下降的挑战,且短期内难以复原。服务业中也有许多人在非正式领域工作,缺乏社会安全网保护的他们,情况只会更艰辛。

(三)原产品紧缩

国际原油价格创历史新低,将重挫我国政府的收入和油气领域的就业。当棕油价格和原油价格同样偏低时,就没有诱因能改推生物柴油。我国半岛的土地并不比印尼肥沃,加上印尼人工成本更低,使得面对疫情危机的种植业者不得不思考,是否转型搞农业更为有利。不过,大企业才有办法快速转型,数十万计的小园主必须仰赖政府的津贴、奖掖和农业研究等辅助。

上述三大外部因素驱动的剧变,对我国经济影响深远:首先会降低人们的可支配收入和消费能力;再来就是打击依赖私人投资的本土产业。

(四)消费导向增长遇到阻力

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,马来西亚日渐依赖人民举债支撑国内消费,这是因为我国薪资水平增长停滞了二十年。

晚近十年,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占了国内生产总值超过八成。当很多国人开始失业或收入锐减,加上担心经济前景不明朗,人们就会减少消费。更糟的是,由于还要偿还债务,储蓄率并不会提高。

零售业高度依赖人们以可支配收入为基础的消费能力来支撑。经济衰退,将对夜市摊贩乃至大型购物中心和零售商都造成重大打击,使更多人失业,进而陷入可怕的恶性循环。

(五)房地产过剩、建筑业及银行

吉隆坡一带的公寓、购物中心和办公大楼多得让人难以置信,其他州属与城市同样面对房地产过剩的问题。

房地产业一定程度仰赖国内私人投资,譬如某个家庭购买一到两个单位作投资用途。随着人们可支配收入减少且负债高筑,房地产投资模式已不太可行。

马来西亚大部分银行借出的贷款都以房贷和车贷为主;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也持有我国几家主要发展商的大量股份。建筑业高度依赖私人发展商的工程。

房地产泡沫破裂,将直接影响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,且让银行和金融体系承担更高的风险,致使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。

要让房地产业“软着陆”(soft-landing)免于崩盘,就要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和清楚的思路,去摆脱旧日光环和做法,及既得利益的束缚。


不作为的代价

总言之,上述种种状况将导致消费、私人投资及出口大幅放缓,让国内生产总值下跌。倘若政府不作为或少作为,紧接而来的便是巨大的社会与政治恶果。如果政府看不清眼前危机的严重性,所有人都将劫数难逃。

我们得着手解决人们的经济不安,包括了个人、家庭和企业所面对的经济压力。在新加坡失去工作而被迫回国的马劳急需帮助。失业也影响人们的健康,如精神压力、自杀和滥用药物等问题都是我们要面对的挑战。此外,经济压力还可能使人转而靠拢暴力极端主义和制造政治动乱。

以上所谈的基础经济学,还未着墨“G”或政府开支(government expenditure)这关键部分。政府必须用尽一切可用的政策工具,去应对这场百年一遇的重大危机,把伤害减到最低。只有国家才有资源和工具立即行动。弃企业于不顾,意味着很多企业将倒闭、上百万人将失业。慈善团体不会有能力取代政府的角色。

我们都知道,一般措施已无法解决当下的问题,政府也该清楚包括税收在内的国家收入将大不如前。政府得做出关键抉择,要么举债(增加赤字),要么撙节。加上目前政局的不确定性和国民联盟内部的争权夺利,当今政府在肃贪努力上恐怕会开倒车,意味着已经有限的资源将出现更多渗漏(leakage)。

但是,政府注资只是众多措施里的一个选项。


政府的目标与角色

回到最基本的问题:政府的政策目标究竟是什么?

至今为止,马来西亚的经济政策是以推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为首要目标,认为这些数字的增长将自然而然地改善社会福祉。国家银行认为自己只须维持金融体系、利率和通膨率的稳定,来支持广泛基础的经济增长(broad-based growth)。官联公司与官联投资公司的角色更令人费解 —— 有者只为扶持土著企业,有者只要满足关键绩效指标,即便与政府其他政策目标有所矛盾也在所不惜。如果政府继续盲从这样的政策目标,最终只能加码政府开支来补救私人领域的损失。

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,马来西亚必须重新思考经济政策的核心目标。我建议把马来西亚经济政策的首要议程,放在创造更多提供体面薪资的就业机会。其他政策目标则应围绕这个核心目标,以人民就业为本。

创造高薪就业机会理应是经济论述的重点所在。

而政府之于经济有多重角色,包括作为监管者、投资者,及集体行动的协调者。


创造就业机会的领域

政府必须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,为马来西亚人创造提供体面薪资的工作机会,让人们在最小的伤害下熬过新冠危机。

要创造工作机会,政府要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对抗既得利益者、做出必要改革与大幅统筹,以解决各种不协调和低效率。

作为起步,我想提出十个可以有效创造就业的经济领域。并非只有这十个领域可以提供就业,但政府可以逐步为马来西亚人打造就业保障。

(一)前线医疗人员和其他照护工作

马来西亚必须推动医疗体系改革,确保国家在应对新冠疫情持久战和其他挑战时,能更有韧性。马来西亚必须支付资深护士更高的薪资,避免他们外流到新加坡和沙地阿拉伯。随着人口老化,我国社会也需要更多照护工作者;而要鼓励更多女性投入劳动市场,则要为她们提供托儿服务。照护工作将成为重要的新领域,为更多人提供就业。

(二)全球医疗用品的供应国

马来西亚是医用手套和安全套的主要生产国。在后疫情的新常态下,我们应放眼成为全球N95口罩、个人防护装备及其他医疗器具的主要生产国。马来西亚可自我定位为,为世界底层10亿人口(the Bottom Billion)供应优质医疗用品的生产国。如此重大的目标将有助创造更多就业、赚取外汇,也能满足发展中国家的医疗需求。我们在这方面处于优势地位,因为我们生产必要的原材料,能在供应链中起增值作用。

(三)必要服务与工作的新想像

全球大部分国家都封城锁国时,有些必要服务(essential service)工作还是要照做,只是我们透过创新科技来完成工作。这与打造“优质工作”的议程息息相关。譬如,透过使用闭路电视和其他保安工具,我们便可支付体面的薪资,聘请一名训练有素的马来西亚保安员,来取代五名语言文化不通的外籍保安员。垃圾车的自动化也能减少劳动力,原本要五位外劳工作的一辆垃圾车,可改由一到两位相对高薪聘请的马来西亚人操作等等。但要做到这一点,我们先要打破依赖廉价非技术型外劳的经济模式。“先进国”的意义在于人类善用机器(加强自动化),而非大量聘用非技术外劳把人当机器用。

(四)粮食供应

粮食安全议题随着新冠危机受到了重视。我国的粮食大多从国外进口,我们的土地则被用来种植原产品,尤其是棕油。这种模式必须被打破,而过程中可为马来西亚人提供许多工作和商业机会。

(五)数码经济/网络安全

新冠疫情迫使数码经济加速发展。后疫情时期的无接触经济,如电子钱包、电子商店等,将协助人们维持生活水平和方式,并适应新常态。政府和私人界都得强化网络安全,以防网络诈骗、个资外泄及骇客袭击等问题。

(六)创意经济

数位革命让创意内容成了带动数码经济的要素。我们应继续投资发展创意技术,加强创意领域自由工作者的社会安全网,也协助他们推广作品。

(七)海洋经济

马来西亚国土大部分环海,也紧靠全球最繁忙的其中一个海峡。因此,马来西亚需要推动可持续性渔业,以及探索海洋的科学研究,并鼓励人们负责任地善用海洋资源。

(八)绿色经济与干净能源

马来西亚已有很好的电气电子业,我们可进一步支持相关工业发展,如环境友善的传感器、物联网环境检测器,及推动再生/干净能源相关科技。

(九)都市更新、交通、物流及航空

马来西亚超过70%的人口居住在城市,因此城市也是推动经济增长的火车头。我们需要全面的都市更新规划,善用每寸土地、促进聚集经济(agglomeration economics),且在市区打造亲民亲商的公共空间,尤其要思考如何适应新常态。政府也可规划一些公共工程项目来提升城市及振兴建筑业。

交通、物流和航空是可以创造许多就业的领域,也能推动马来西亚技术的发展。

(十)国防工业

推动马来西亚国防工业,除了可加强我国的安防能力,也能带动新兴工业并实现技术转移至其他工业。

上述每个领域都要由政府统筹推动,才能实现创造就业的目标。政府须检视其作为监管者、投资者和协调者的角色,以便为马来西亚人创造薪资体面的工作。政府可透过直接注资、税务减免或其他奖掖,如协助企业提升技术以减少对外劳依赖,或成为企业产品的主要消费者等,以扶植这些经济领域。官联公司与官联投资公司也该检讨定位、调整投资策略以符合国家发展目标。政府的经济干预一旦有了明确的目标和清楚的方向,私人界(包括银行和股票市场)资金将很快跟上步伐,为经济发展打造良性循环。


文章出处:www.liewchintong.com(马来西亚liewchintong

浏览次数:35次浏览

优投平台部分资讯内容来自网络,转载已注明出处,如有勘误请您随时与我们联系YTservice@jiangtai.com,侵权立删。